易教网-北京家教
当前城市:北京 [切换其它城市] 
www.eduease.com 请家教热线:010-51267892 51657802 62017292

易教网微信版微信版 收藏本站

易教网手机站二维码

扫一扫进入易教网手机站

易教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

易教播报

欢迎您光临易教网,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易教网北京家教的大力支持和关注!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更优质便捷的服务,打造北京地区请家教,做家教,找家教的最佳平台,敬请致电:010-51657802

当前位置:家教网首页 > 易教才艺通 > 老焦老窖

老焦老窖

【作者:焦教员,编号75182 点击数:435 更新时间:2016-09-19

   老焦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简单来说,我和老焦的关系就是我爷爷是他父亲,我爷爷的父亲是他爷爷。传统意义上,我就是所谓的小焦。


   老焦爱玩,且玩得投入。年轻时候他喜欢钓鱼,就整宿整宿地夜钓,夏天鱼塘边都是蚊子,他也能坐着盯着鱼漂一整晚。小的时候条件不好,老焦骑一摩托车,前面是大大的钓箱,后面是小小的我,父子俩去市郊的鱼塘。到了以后,我会坐个小板凳看他钓鱼,或者捞小鱼逮青蛙玩。后来我长大了,条件也好一些。我和老妈会在车里聊天,打蚊子,数星星,等老焦敲敲窗户说回家。老焦不太计较钓到多少鱼,钓到很大的鱼也会特兴奋,半夜会把我和老妈喊起来炫耀,拍照片留念。钓不到鱼,老焦也不会很沮丧,在他看来,大概钓鱼本身要比钓到鱼有意思的多。   

 

    后来有段时间老焦疯狂地迷恋羽毛球,和朋友们约定好,请了有名的教练,包了场地,每周日定时定点去打球,置办了好几套装备,连带着我和我妈的也一并购置齐全,办了羽毛球场馆的会员卡,打算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羽毛球运动。可惜我妈兴致缺缺喜静厌动,他又嫌我打得太臭,这样一个计划就变成了他一个人的项目。老焦如果玩游戏,一定是个人民币玩家,不折不扣的器材党。在他打羽毛球的那段时间里,也热衷于关注各种羽毛球赛事。每次和老焦一起看比赛,老焦总会念叨,鲍春来这拍子和他的一样,林丹的鞋如何如何。总之,老焦的关注点很奇特,对比赛的解读方式也不太一样。


   兴许是老焦过于投入,不到两年的时间,老焦成功地通过羽毛球把自己的跟腱折腾废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可以称为“大爷”或“师傅”的人,因为剧烈运动得了跟腱炎,突然觉得老焦同志好拼。不过,老焦真的是个不轻易向困难低头的好同志,在跟腱几经折磨的情况下,老焦本着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依然昂扬在第一线。终于,在几次治疗和打封闭无果后,老焦遗憾地把自己的装备放到了书房的角落。


   好在老焦的爱好繁多,少这么一样也不碍事。老焦很快就从羽毛球之殇中缓过劲儿来,转而迷恋上弹弓。这种迷恋,是又一次全方位的投入。老焦一麻袋一麻袋地买钢珠,打易拉罐练习准头,自己捡树杈制作弹弓,叫我从网上买橡皮筋绑弹弓用。有次我们回老家无聊爬山玩,半路上老焦自个儿立了个易拉罐打着玩,每每打中,还有来往过路的人叫好,引得我和老妈好不尴尬。讲道理地来说,老焦做的弹弓相当靠谱,质感手感都比市面上卖的好不少,据说稳定性也占优,这点我很佩服他。


   近来,老焦又迷上爬山,也算是紧跟潮流,周围大大小的山跑了不少,登山棍登山鞋什么的也都齐全。每逢周末,老焦带着我妈领着狗就奔山上去了。可能待在一起久了的两个人真的会越来越像,我记忆中老妈是个不爱动弹的人,哪成想这次也被老焦忽悠了去。还有我家狗黑蒂也一并带的一听爬山就兴奋地嗷嗷直叫。这样也挺好,起码有益身体健康,我常常这样想。


   老焦还喜欢喝茶,家里整一套玄而又玄的茶具,办公室里也整一套。每天晚上泡一壶茶,喝完了才去睡。老焦喝茶真的是讲究,茶叶自不必说,一道道工序也一定是要有条不紊都进行完才泡的好,偶尔老焦喝完还要嗅一嗅茶的余香,连泡茶的水都极讲究,一定是从山上打的山泉水。对于这些,我是全然不懂的,什么回甘我统统品不出来。每次陪老焦喝茶,都是我坐一边,像喝水一样灌进去,然后表情浮夸地点点头。有时老焦还会嫌在家喝不过瘾,爬山的时候带着炉子、茶叶以及一应茶具,找个什么什么寺,坐着煮茶喝,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惜旁边胖胖的大黑狗早就出卖了他。


   老焦的爱好太多,不仅仅局限于以上,大到红木家具,小到文玩把件,文物古董、名人字画等等都有涉猎,不一而足。其种类之丰富,令我这个家里目前学历最高的人也大开眼界。


   这么一想,其实老焦挺不靠谱的。有年国庆假期吧,辛苦两天自驾到宁夏去玩,几经波折也没有满足我吃手抓羊肉的饕餮梦。要知道,当时五点多出发,每天开车十多个小时,一直支撑着我前行的就是手抓羊肉,我觉得这事我能记半辈子。还有一次去内蒙玩,老焦一直嚷嚷着要带着黑蒂去草原上猎兔子,一样也是未遂。去年过年时候,生生自驾从山西穿越大半个祖国颠到了云南,一路走一路玩倒也舒畅。最不靠谱大概是老焦趁着春光正好,把车开到小河边上洗车的事,连带着他的老兄弟也一并忽悠下去。哪成想下去容易上来难,老焦一伙连带着家里两位女眷洗完车以后,才蓦然惊觉这个坡度有点陡,几番尝试后认识到车真是开不上去了。据说这一伙人后来生生给人家拿石头铺了一条路,才得以脱困。


   老焦其实是个精细的人,这一点我妈也很赞同。老焦做什么事,对细节要求比较高,这从他做的弹弓和其他一些小玩意都能看出来。我妈常说,老焦如果是个医生,肯定是最好的外科医生。印象比较深的是我小的时候,那时候流行用泡沫塑料做成枪的样子,老焦看着其他小孩手里都拿着玩,而我自己做的又太不堪入目,就自己比照着给我做了一个。自然而然,我的枪秒杀了其他所有小孩的。世界真是奇妙,老焦大大的肚子里面,也藏着一个精细的心。


   写到此处,不免觉得老焦是个玩物丧志的人。实则不然,老焦年轻时候的故事很励志。老焦是村里出来的,文艺点说就是大山的孩子。家里本来就不宽裕,加上兄弟姐妹又多,虽然老焦是排行最小的,但是温饱问题也堪忧。老焦为了走出山沟,同时磨砺自己的意志,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读书这条相对容易的路,踏上了当兵为国的征程。直到现在,老焦仍会不时叨咕说,一看书就困,真是催眠的良药。大概正因为如此,在全家都戴眼镜的大环境下,老焦仍保持一双千里眼,并借此在考场叱咤风云多年不倒。


   老焦当兵不是普通的兵,凭借着从小在村里打架偷水果等一系列活动而沉淀下来的深厚的基本功,老焦成功地进入了中央警卫团。听我妈说,混得还不错,是个副连,什么首都卫士,几等功军章也拿过不少,想来也算是风光无两。翻相册的时候,断然是不能把照片中那个眼神锐利,穿着白色真丝衬衫,拱卫着邓小平的小伙子和现在这个大腹便便,笑眯眯的老焦联系起来的。


   人呐,总是会变的。


   老焦因为我妈,从北京毅然决然地转业回了山西。这点我大概应该向老焦学习。可惜原来多好的基础都打了水漂,回来仍从普通干警做起。往昔对比,心里不免会有失落,情绪低沉也正常。恰巧那个时候我横空出世,老焦一看,不仅工作上麻烦事多,回家还有个嚎啕大哭的娃娃,不觉一阵心烦,故而我从小就是在老焦的棍棒教育下长大。


   老焦大概是把我当他的兵来带,全方面多角度地要求,做不到大概是免不了一顿揍。可惜当时年幼,实在记不得那许多,模糊有印象就是吃饭也会挨揍,吃饭慢了会挨揍,光看电视不吃饭会挨揍,筷子使得不对也挨揍,导致我现在吃饭特快,并且筷子用的也比较溜。


   是金子总会发光,老焦成了他们单位晋升最快的青年干部,日子慢慢就好过许多,他也没什么空再管我,挨揍的次数自然少了。老焦和我妈越来越忙,我慢慢变成了散养的状态。小的时候经常不写作业,他们大概到现在也不太清楚。   也许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那时候老焦总是板着个脸,满脸煞气。因为总挨揍的缘故,我也特别怕老焦,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我个人是很反感把工作的情绪带回家里的,可是毕竟行业特殊,毕竟我也比较怕他,从来未敢表达过这方面的想法。其实老焦也表达过他早年间棍棒教育的弊端,每每醉酒的时候总是要嘀咕几句当时总揍我,搞得我现在没什么创造力云云。实则我早已经听到了野性的呼唤,离家这几年嬉笑怒骂专注于做一个调侃生活的段子手,早已不是当年循规蹈矩的小男孩,只是回家时总是不敢太放肆。


   其实我很佩服老焦,都说男孩的第一个英雄是老爸,我想这句话是没错的。小的时候,我崇拜那个能把我举到肩膀上,无所不能的老焦;后来崇拜那个踏实努力,上演逆袭的老焦;情窦初开的时候,崇拜当年那个写的一手好字,成功娶回女神老妈的老焦;当我终于长大,明白了那些隐匿于灯红酒绿下的繁华诱惑,崇拜那些年坚守本心不为所动的老焦。老焦在单位大小算个头头,是个头头就总免不了有人登门拜访。当我长大一些,明白一些的时候,才发现当年老焦在那个位置要干点什么,想得到点什么实在太容易了。可是看看自己个儿,再看看这些年里家里的境遇,愣愣才能想明白老焦这些年里拒绝了些什么,坚守了些什么。两袖清风,用在老焦的身上我觉得是不过分的。有时候我也会好奇,老焦文化水平不高,生于山村,长于部队,面对花花世界和唾手可得的财富,于我这个接受着高等教育的所谓“栋梁”,难免也会生出几分心思。可是这许多年来,老焦硬是不为所动,任旁人几番起落,老焦犹如山岳一般屹立不倒。终于在一次茶余饭后还是问了出来,老焦说人呐,总要在单位里走动,你不能说你在这个位置上,大家就敬你爱你,你不在了大家就都不认你,甚至骂你,那多失败。老焦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神色,大概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很平常的小事罢了。   

 

      日子就一天天蹦跶着过,当老焦不太忙,工作终于能放一放,我基本也到了离家的年龄。老焦不曾参与我的青春,但也从未缺席过我的成长。蓦然回首,不论是他还是我,才发现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会有大把的时间来雕琢彼此的生命痕迹。

   那大概是老焦唯一一次帮我收拾行李,在上大学临行前。他帮我把铺盖打包,一件件装好,什么都想给我带,又觉得行程太累赘,什么都可以到了再买。一直送我到学校,我去体检,他和老妈在学校里瞎逛。待我体检完,老焦溜溜达达过来和我讲:“嗯,我看这还不错,有几分学习的气氛。”讲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比清华的话还是差点。”这家伙,无时不刻不在显摆着他在清华学习过的经历。不过在他来到宏福以后,脸色就没这么好,看着热闹的人群,老焦悄悄嘀咕一句:“怎么像是个大型菜市场。”寝室在一楼,洗澡也方便,这大概是老焦唯一满意的地方。


   进了寝室,老焦大概又是唯一一次替我铺了床,什么东西放哪里都一一叮嘱我一定放好,然后才肯走。后来据老妈说,老焦在窗子外面看了我很久,看我认识新的朋友,看我收拾东西,看我一脸新奇地接触新世界。直到现在我也很难体会当时老焦的心情,大概是有终于完成任务的欣慰,也有可能不再被需要的失落,可能还有点不舍吧,毕竟在他身边赖了这么多年。


   在外读书,老焦来看过我两次。一次是来京开会出差,借着周末的空档来探望我。知道他要来,我和舍友还假意在宿舍摊开几本书,不过老焦来了以后只顾着惊叹于大学寝室可以乱到如此地步。第二次是来京是朋友有事相邀,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来探望,每一次都是他请我吃顿饭,然后我顺便敲他一笔生活费。在老焦来京的时候,我也去他下榻的酒店找过他,顺便蹭几顿好饭。那时候大抵还不懂乡愁为何物,也没想过家中的父母是如何思念,在我走的时候,老焦坚持要送我到地铁站。既然已说了是相送,就一定会有别离,我向地铁站里走,回头望见老焦仍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我这边。北京的四月中旬已然开始微暖,老焦还穿着寒冬时的羊毛大衣,大概在家正好。他的额头微微沁出些汗,面色有点红,风吹的他的头发有些乱,打扮得再精神也掩不住他眼角的褶皱。我隔着老远喊他快些回去,不必担心。老焦没有动,只是摆摆手让我快些走。我扭过头不去看他,不知道他最后看我消失在视线里是何感受。突然就想起来龙应台的话,“所谓的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离家这几年,每周大概向家里挂一个电话,报个平安。每次都是给老妈打电话,给老焦打的次数很少。老妈也会叫我给老焦也打两个,别让他感觉心理不平衡。我觉得给谁打不都一样嘛,也没少说几句。老焦在电话里话也不多,大都一本正经,叫我别贪玩好好学习,也要注意休息,真是矛盾。遇到困难时偶尔也会和老焦讲,老焦会悠悠地和我说人生就是这样,一件事连着一件,没什么事是一帆风顺。知道我和女朋友吵架,老焦也是悠悠地劝我,把女孩子好好哄哄,什么事末了老焦都会加一句,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老焦安慰人的方式很特别,总是那一句话,你总比你老爹强吧。大概在我最无助最孤独的时候,那时候项目没有一点进展,举目无亲,我一人在京踽踽独行。给老妈电话,就听见老焦在旁边可劲说,让他买票回来,还做什么,快回来。


   后来每次归家,老焦总会抽空给我做顿我喜欢吃的拉面,或者花上两三个钟头给我切肉等我回来在家涮锅子。老焦还是脾气不大好,会因为我扫地不干净,拖地不认真数落我,然后忿忿地拿走拖把自己做。尽管我回家以后什么都做不好,可是他还是乐意让我回去。   离家在外,有时会感到绝望和无助,觉得这个城市太大,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偶尔会和老焦讲讲,然后故作洒脱地笑,更多是不敢和家里讲,只顾着自己朝前冲,怕他们担心,也怕自己一回头就忘记了方向不再向前。每每离家,就更添几分不舍。老焦每次都会把我送到车站,下车时叮嘱我一句,有啥事就打电话。我不知道想家算不算事,也就没有怎么额外多打几个电话。


   我从来没有那种愚蠢的想法,没觉得过老焦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但不可否认,老焦是个挺棒的父亲。老焦年轻时候抽烟,我离家那年说他别抽了,老焦就戒了。小的时候,在他还不太忙的时候,还会陪我玩小霸王,陪我下象棋。鉴于他现在对于玩乐的专注程度,过年时想拉他下水打LOL,凭我对老焦的了解,我觉得老焦只要痴迷这个游戏,基本在下个暑假我就可以抱着老焦的大腿上分了。可惜在完成新手教程的时候,老焦就以操作太复杂为由彻底绝了我的想法。都说上阵父子兵,不过我这个遥远的宏图大概再不会实现。


   老焦一直对我实行放养式教育,在我做选择时候,他也不会太多地干涉,想做什么全凭自己决定。他尊重我的每一个梦想,当个作家或者画画,造汽车或者拍电影,任凭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编织一个个在他看来或许幼稚可笑的副本。当我终于长大,一本正经地想听听他的建议时,老焦还是悠悠地说,我也不懂啊,你自己拿主意吧。


   很遗憾不常在老焦身边,老焦也只能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幕和一方听筒来努力参与儿女的生活。从没觉得老焦伟大,就是挺崇拜他;他吝啬的表达不大温暖,可是每有困难总想寻他;他也犯过错,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但总觉得他还挺神奇,无所不能。老焦真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可是他真的挺棒。我觉得他还挺不错,我很爱他。我想我有个理由给老焦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想吃他做的拉面了。


   老焦大概就像老窖里的酒,香浓醇厚,不辛辣却暖心。


   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在他单位瞎晃悠的日子,他的同事看着我说,这是焦监的儿子;我想我得做点什么,好好努力一把,这样以后他来我这边的时候,就会有人看着老焦说,这是小焦他爹。


   今天,老焦同志迎来了自己的又一个生日。嘿,老焦,你可一定要快乐啊!

手机版阅读地址:http://www.eduease.com/mob/zixun_info-id-54656.htm

微信扫一扫,用手机看该文章

微信公众号:易教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公众号

本站搜索
推荐科目: 数学家教 语文家教 英语家教 物理家教 化学家教 生物家教 高中家教 高考家教 初中家教 小学家教 日语家教 钢琴家教 美术家教 小提琴家教 古筝家教 大学生家教 一对一外教
相关城市: 家教 北京家教 上海家教 武汉家教 南京家教 深圳家教 广州家教 天津家教 西安家教 南昌家教 成都家教